张家口水幕电影项目关键性工作疑被分包 报价存疑

首页 > 国内2019-07-03 11:36:07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张家口市万全区以一种特别的方式“火”了。

  “水幕电影事件”由动画导演陈熙的一篇网帖引发。6月24日,他在网帖中举报,万全区斥资4000万元的水幕电影项目存在中间人“层层转包”现象,并自称作为最底层的导演,原本谈好10万元薪酬,拖延大半年,仍有4.5万元迟迟无法拿到。网帖发布当天下午,陈熙拿到了尾款。

  2019年7月1日,河北省委书记王东峰、省长许勤对“张家口市万全区水幕电影项目”被指层层转包问题作出批示,要求认真调查核实,依法依规依纪严肃处理。目前,张家口市有关部门已经分头对此事进行调查,结果尚未公布。

  6月29日,陈熙接受了界面新闻专访。一天前,他接受了万全区警方的问询,并被告知他所举报的商人严聚正在被警方调查。但界面新闻尚未从当地警方处核实。

  界面新闻调查发现,这次招投标存在多重乱象:投标人与投标公司系临时捆绑、项目关键性工作疑被分包、报价明细与举报者所述相差甚远、制作的影视作品被指无法通过验收等。

水幕电影设备局部。  摄影:曾金秋水幕电影设备局部。  摄影:曾金秋

  导演的愤怒

  2019年6月24日上午,陈熙爆料:河北省张家口市万全区为献礼冬奥会,决定斥资4000万元拍摄水幕电影。经过“层层转包”,他作为最终执行的导演,因为转包商汪海洋的拖欠,连10万元项目款都拿不到。

  网帖迅速引发关注。当天下午,陈熙告诉多家媒体,举报贴中提到的“转包商”汪海洋已经将款项结清。

  “贫困县4000万元水幕电影”举报贴引发关注后,从6月25日到28日,他连续四天在其个人微信平台“影漫小天使”上更新“内幕”。据其描述,事发至今他已接到多名“转包商”的电话,有人威胁,有人好言相劝。

  “4000万水幕电影”举报者再替制作团队讨债,称将一天一篇文

  万全区政府相关工作人员多次打来电话,希望他配合调查。6月28日,他接受了张家口市公安局万全区分局警方的当面问询,“他们说严聚正在接受调查。”陈熙告诉界面新闻。但界面新闻尚未从当地警方处核实。

  2018年9月,张家口万全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在官方网站曾发文介绍,大型激光水幕秀《佑卫万全·京畿明珠梦幻夜宴》是在城西河原有景观基础上增加的新旅游业态,项目投资4000多万元,以展翅奋飞的雄鹰为主题展开设计,寓意张家口蒸蒸日上的发展态势。河北当地多家媒体的报道也提到了4000多万元的数额。

调查组在进行审计。  摄影:曾金秋调查组在进行审计。  摄影:曾金秋

  “网传‘水幕电影’项目实际为‘音乐喷泉水幕电影’项目,总投资为3852万元,建设内容主要包括城西河基础设施及观景台、音乐喷泉水幕电影的设备采购和影视制作策划、动画策划、实景拍摄、剪辑合成等。”万全区政府相关工作人员告诉界面新闻,“且陈熙所导演的片子还未通过验收。”

  陈熙则称,事实上3852万元后来又追加了一笔改造现场的费用,“增加了一些观众座椅。”这些费用加起来,”不止3852万。“

  他的说法尚未获得官方证实。

  6月28日上午,界面新闻在张家口市万全宾馆见到了参与调查的张家口市审计局工作组。目前张家口市成立由区委、区政府主要领导牵头,区纪委、审计局、财政局、发改局、公安局万全区分局主要负责人为成员的联合调查组。由于涉及资料较多,调查组暂时无法给出调查结论。调查组分三路,一路调查招投标,一路去武汉调查涉事的武汉楚坤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楚坤公司”),还有一路则到北京找陈熙了解情况。

  一边是官方发布,一边是陈熙持续的爆料。陈熙说,拿到尾款之后,他想过息事宁人,但“对方的傲慢与威胁惹怒了我。”

  公开资料显示,陈熙曾在2000年初担任国产动画《哪吒传奇》后期制作主管,还曾参与《可可可心一家》、《小虎还乡》的制作。本世纪初,这几部动漫曾在央视热播。

  “我对年龄没什么感觉,但其实都快50了。”陈熙说,他对数字也“没什么感觉”,直到这次举报。

  根据陈熙的说法,他在万全水幕电影拍摄之前,从未接触过地方政府的项目。直到2018年7月,汪海洋拉他入伙。

  “那段时间,我被分配的工作是陪政府领导开会、吃饭,以及带队完成拍摄任务。”陈熙告诉界面新闻。

  惹恼陈熙的是汪海洋拖欠他4.5万元尾款。在此之前,他的10万元导演费已经被多次拖延。他曾找汪海洋协商,表示愿意以8万元价格作出让步,但没有协商成功。

  陈熙举报的内容主要涉及江山万全影视制作项目。他称,该项目通过一位名叫严聚的商人落到武汉楚坤公司名下。该项目的大部分采购被用于硬件设施,包括喷泉,灯光,音像,观景台,激光投影等。“严聚找到了武汉楚坤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用他们公司资质和政府签合同,资金从他们公司走,分出1280万用于影片拍摄。”陈熙说,楚坤公司中标后委托严聚,以400万元的价格将影片拍摄转包给老乡方旖旎,后者又以220万元的价格转包给了北京博能时代国际会展有限公司(下称“博能时代”)的老总刘金涛。刘金涛留下50万元,将剩余项目款165万元转包给学弟汪海洋。汪海洋又将这个项目以135万元的价格转包给了他的学弟李梁。李梁手下有个小团队,做宣传片、展览展示等项目。于是买几台新电脑,招了几个新员工,签完合同准备开工。陈熙是李梁团队里的导演。

  投标书中的“行情”

  根据公开招标文书,涉事项目共有两项。一项是设备采购,中标价格为1992万元,另一项是《江山万全》影视制作,中标价格1860万元。

相关项目中标公告。网络截图相关项目中标公告。网络截图

  界面新闻在中国政府采购网中查询到的“万全区水幕电影及音乐喷泉设备采购项目中标公告”显示,该项目采购单位为张家口市万全区文化旅游体育广电新闻出版局,总中标金额为1992.66649 万元,中标供应商系武汉楚坤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江山万全》影视制作服务项目中标公告”则显示,该项目采购单位为张家口市万全区文化旅游体育广电新闻出版局,总中标金额为1860 万元,供应商同样是武汉楚坤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除开已经公示的招标及中标文件,界面新闻还在张家口调查组看到了部分投标文件。

  在调查组,界面新闻看到一份楚坤公司出具的“万全区水幕电影及音乐喷泉设备采购项目报价表”,上面写着,“工程投影机”每台单价为35.6万元,共12台,总计427.2万元。

报价表部分内容。  翻拍:曾金秋报价表部分内容。  翻拍:曾金秋

  界面新闻向报价表上注明的供货商宜兴市美迪水景工程有限公司咨询万全区采购的机型,对方表示,工程机价格较高,“有水货也有行货”,而30多万元的价位属于行货。

  6月28日,武汉楚坤公司现场运营人员李俊对界面新闻表示,他从2018年6月到10月,在张家口负责调试喷泉、激光等设备。“设备这块的账目应该都是清晰的,经得起查。”他还向记者展示了用于投影的12台工程投影机,“这是最贵的部分。”

  不过,《江山万全》拍摄费用似乎难以明晰。

  楚坤公司的报价明细上列出了投标报价说明:策划费100万元、动画制作费900万元、实景拍摄费400万元、剪辑合成费460万元,共计1860万元。制作周期为2018年3月30日到2018年6月30日。

《江山完全》投标报价说明。  翻拍:曾金秋《江山完全》投标报价说明。  翻拍:曾金秋

  根据陈熙举报内容,李梁的团队作为最后执行团队,谈下的价格是135万元,他本人作为导演,谈的价格是10万元。另外,从现场实拍、演员棚拍到三维动画制作,共耗时一个半月,而非投标书上写的三个月。

  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刘长认为,文化产业项目不像建筑工程类项目,有施工图通过工程量来确定造价,它往往涉及知识产权,特别是著作权转让、授权,以及导演、演员报酬等,“市场因素影响比较大,并不好准确控制,而且验收标准受主观因素影响比较大。”

  “借壳”投标

  界面新闻查阅相关资料后发现,博能时代、楚坤公司以及北京煊煌昊宇影视文化公司(下称“煊煌昊宇”)均参与《江山万全》影视制作项目的投标,最终赢得标的的是武汉楚坤公司。

  陈熙称,楚坤公司拿下标的后,通过严聚将影片制作以400万元价格转给方旖旎。

  博能时代的投标书显示,方旖旎曾被认证为博能时代公司的项目经理,以这种身份参与项目投标。其代理期限从2018年3月6日截止到2018年3月26日。

博能时代投标文件。  翻拍:曾金秋博能时代投标文件。  翻拍:曾金秋

  不过根据陈熙的描述,方旖旎事实上并非博能时代员工。

  界面新闻还联系到了参与投标的北京煊煌昊宇公司,该公司负责人表示,她未曾直接参与本次投标,“当时只是一个朋友,借我的公司投的。”

  陈熙说,汪海洋曾以北京晟世伟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晟世伟业”)的名义与李梁签订合同。晟世伟业负责人岳发军证实:“都跟我们没关系。”他告诉界面新闻。

  7月2日下午,界面新闻联系到汪海洋本人。他称,目前调查组已经找过他,不便再发表看法,“等调查结果吧。”

  刘长律师认为,从形式上看,将工程转包给内部员工确实有很大的隐蔽性,“往往从外部看很难判断出这个员工是内部分包还是代表公司的职务行为,只能从他们之间利益分配来判断,如果是职务行为那就是正常的工资,如果是内部分包,会体现员工给公司交一定比例的管理费。”刘长认为,通常的结果是,项目通过层层转包后,用于项目上的资金越来越少,无法保证项目质量,甚至还会产生诸如拖欠导演报酬等问题。

  他告诉界面新闻,《招投标法》对相关转包问题是明确禁止的,但调查取证是个难点。根据该法第五十八条,中标人违反本法规定将中标项目的部分主体、关键性工作分包给他人的,或者分包人再次分包的,转让、分包无效,处转让、分包项目金额千分之五以上千分之十以下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并处没收违法所得;可以责令停业整顿;情节严重的,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吊销营业执照。

  “《招投标法》关于参与投标的单位未中标能否参与工程并没有禁止性规定,如果是参与的工作是非主体、非关键性的工作,还是可以的,但是一般要经过招标人的同意。整体转包依法被禁止。”他分析。

  根据陈熙描述,最后参与影片制作的只有李梁团队及汪海洋。佐证这一说法的还有楚坤公司的李俊,作为负责播放动画的员工,他从一开始就收到严聚的指令,“说是片子他会带过来,我们只管播就行。”他曾见到方旖旎等人一起拿着片子来试播,这中间并没有楚坤公司的人。“一开始是30分钟,我们觉得实在是不行,剪到了15分钟。”

  陈熙认为,片子质量不过关,主要是因为汪海洋从中作梗。他自称曾与汪海洋起冲突,后者便不再让他参与项目汇报。“

  万全区的任务

  万全区政府有官员认为,区里上马水幕电影多少有些无奈的成分。“别人30年工作,我们要用3年完成。”

  公开资料显示,万全区前身是万全县,它曾是张家口下辖贫困县。2016年,张家口市将万全县纳入其市区版图。

  佐证这一看法的还有万全区文化旅游体育广电新闻出版局局长黄晓晨的说法:“音乐喷泉水幕电影”项目是为配合张家口市举办旅游产业发展大会、发展城郊旅游以及创建文明城区而上马的。

水幕电影控制室及观众席。  摄影:曾金秋水幕电影控制室及观众席。  摄影:曾金秋

  事实上,万全区并非张家口下辖第一个做水幕电影的区县。

  据当地媒体报道,2011年6月28日,“张家口市首个集声、光、电高科技于一体的水幕电影在下花园区已经正式投入运行。”据介绍,张家口下花园区戴家营河水幕电影及音乐喷泉工程投资总金额318.9万元,是张家口市当时唯一带水幕电影的喷泉。水幕电影高约10米、宽近20米,主要播放一些短片,时常10多分钟。每逢节假日,音乐喷泉和水幕电影就会启动。

  2017年,在张家口涿鹿县的桑干河文化节上,曾引入水幕电影项目。

  2018年8月17日,在河北怀来县举办的“第二届张家口市旅游产业发展大会开幕式”上,也举办了一次水幕秀。

  万全区回应媒体时提到,“该项目自2018年8月试运行以来,夏秋季节公益开放,每天吸引游客千人左右,极大地丰富了广大市民的精神文化生活。据统计,2018年全区游客量由2017年的80万增加到130万,增长62.5%;旅游收入达到5亿元左右。2019年上半年游客量达到75万,同比增长78.6%。”

  “4000万水幕电影”事件留待一个解释,陈熙不敢松懈。他瞪圆了眼睛,转发了一条关于财政的帖子:“从小到大数学都不好的我,这段时间对数字特敏感。”

相关搜索

网站简介 广告联系 联系我们 在线投稿
版权所有 石家庄之窗 冀ICP备160301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