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打一职业

首页 > 河北2019-06-11 16:51:45

一手提着铜锣,一手拿着棒槌,

伴着“哐哐”的锣声,

喊着“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沿着深街小巷慢慢行进……

你以为这是电视里才有的画面?

在双流区黄龙溪古镇,景区内每晚准时回响起打更匠悠长的声音,平添一份慵懒和古意,有种时间停滞的错觉,带着游客穿越回旧时。

这个声音来自黄龙溪唯一的打更匠——谢忠洪。

他打更的声音,一响就是数十年!

小锦今天就带大家走进谢师傅的生活,

听听这位地道黄龙溪人的故事!

“更夫”谢师傅的亮相

一身深灰色长衫,一顶瓜皮帽、一面铜锣、一个棒槌……这就是谢师傅打更用的所有装备。

在古镇上一间茶馆见到谢师傅,他很健谈,他一来就表明身份——自己是古镇上打更的第五代传承人。“我在古镇后开始打更到现在已经25年了。”谈话间满脸笑意,从朴实的言语中能感受到谢师傅的踏实忠厚。

“我打更的路线是从古龙寺朝着下河街走,然后顺着走下河街、复兴街……。”谢师傅表示,走一趟下来,怎么也得40分钟,自己每天都要走三趟,分别是二更、三更和五更。

为什么没有四更呢?谢师傅嘿嘿地笑了起来,“古镇上来耍的年轻人多,那时候他们大多都在睡觉。”

为了配合小锦拍摄,大白天,谢师傅仍然穿上服装,拿着铜锣敲打起来。“你们快看,这年头还有这个哦。”正在古镇上游玩的张大妈,本来在拍风景,但却被谢师傅吸引了。顺着张大妈的惊呼声,几名拍摄短视频的年轻人也被吸引了过来。“师傅,麻烦您配合我们,拍个视频。谢谢您。”

配合游客拍完照后,谢师傅告诉小锦,晚上找他拍照的游客也特别多,“现在看见打更都是在电影、电视剧里,现实里面见到会感到很惊奇,所以我都会满足游客的要求。”

古镇打更的缘由

拥有上千年历史的黄龙溪古镇,自唐代始,就是古代繁华的水码头,“朝出锦官城,夜宿黄龙溪”,从成都出发的大小木船第一夜便是宿黄龙溪。

那时黄龙溪百姓还没有手表和时钟,何时出船,对时间的掌握,全靠打更匠。那打更匠用什么来掌握时间呢?最早都靠一种特质的香(好计时),香尽则起更。

物换星移,尽管各式各样的钟、表早已进入黄龙溪的寻常百姓家,但在这样一个古镇里,至今还保留着打更匠鸣锣报时的习俗。谢师傅就是黄龙溪打更文化的传承人。

根据已知的资料信息,谢师傅是黄龙溪有记载打更者的第五代传承人。开始打更后,谢师傅对打更文化也有了一些研究。他说,打更是有技术含量的,打更匠一般手持铜锣,敲击也是有一定规律的,不同时辰敲击的节奏不同。同时,谢师傅边走还会边吆喝,“二更了,休息了,早睡早起锻炼身体,注意防火防盗!”

打更数十年,谢师傅与周围邻里都成了老相识,说到谢师傅这个人,大家都滔滔不绝:“他为人好得很,是副热心肠,哪家有事,都会主动去帮忙,不图回报!”

“能成为古镇的打更人,我觉得挺自豪的。”谢师傅说,古镇上的老建筑大都是木制的,干打更这个职业,能守护着古镇的平安,让古镇上三县衙门、唐家大院、杨家大院等等古建筑留在了今天。

数十年的坚持,让谢师傅有了一个好身体,年近古稀,他依然身体硬朗。更夫生涯,还能坚持多久?他说“直到打不动为止”,他从不觉得打更枯燥,反而特别乐观,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打习惯了”。

百年器具的坚守

谢师傅手中的打更器具都是代代相传,承载着岁月的记忆,光是这面铜锣就有上百年历史。

为了不把铜锣敲碎,他用装着棉纱的布包将木锤包裹,但长年累月下,铜锣难免发出破响声,谢师傅也一直坚持不换新铜锣,对旧物件有着深深的无法言说的情感。

谢师傅腿脚有些问题,走起路来一跛一跛,但这并不妨碍他的兢兢业业。数十年来,他始终用他独特的拉长声线的沙哑声,提醒着游客和住户防火防盗,从不间断。

坚守多年的打更匠工作,还原着黄龙溪古镇昔日的生活方式。正是因为这具有历史沿革的“打更”,让无数来到黄龙溪夜宿的游客体验到久违的怀旧感,不一样的乡愁感在打更声中油然而生。

谢师傅用自己的坚守与执着,重复着不变的路线,丈量着相同的里程,每一个深夜都不厌其烦地提醒着人们“防火防盗”。

对夜宿黄龙溪古镇的居民和游客而言,“更声”成了人们心底一种铿锵的音符!

记者 粟新林 李萌部分图片由黄龙溪古镇提供

视频 粟新林

相关搜索

网站简介 广告联系 联系我们 在线投稿
版权所有 石家庄之窗 冀ICP备16030129号